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营销微视界 > 详细

引进外脑进行时

来源:陆亦琦   |   作者:   |   时间:2014-03-11

雷军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


十年前上映的《天下无贼》中,黎叔有一句关于人才最经典的表述:21世纪什么最(宝)贵?人才!我一直十分钦佩冯小刚的超前商业洞察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企业开始关注人才的重要性了。就在上月,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另一个Steve,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开着从北京特斯拉电动车4S店借出的一辆现今全球最热电动车特斯拉Model S(我不知道交警事后有没有委托雷军将无照驾驶的罚单给沃兹捎去),访问了小米总部并会见了近年在中国电子硬件市场异军突起的黑马人物雷军。事后沃兹宣布将为小米做一定的贡献,这一表述不仅给超级果粉雷军的小米傍上了一个重磅的苹果标志,更重要的是,它似乎预示着中国企业正式拉开了征募大发3d平台商业人才巨星的一幕。


在既往亿万人民为体育疯狂的惯性中(应该有很多面子工程),从国外高薪引进教练员、球员在我们的体育界早已不是什么新闻。然而,中国企业从海外引进明星级的外脑却一直是空白,虽然像GE通用电气退下的Jack Welch杰克·韦尔奇几乎每年都会做全球巡回演讲,肯定也经常来中国,但这更多是一种演出性质的“秀”,不会对中国,甚至中国之外的企业带来太多实质性的改变,中国企业直至近年依然有不少沉湎于“中国式管理”的云里雾里,幻想用古代哲学智慧代替当代商业实操规律。

引进真正高质量的商业、管理“外脑”一直要比引进体育“肌肉”困难得多。因为体育教练员、运动员是职业受雇者,或我们通常所说的专业人士,他们一般都是随行就市地出卖自己的时间,谁出的价高,他们就流向哪里。而商业(管理)巨星往往因为本身的商业成功,并不太看重金钱,要打动他们参与,甚至加盟你的事业,更重要的并不是金钱,而是对你所从事的事业在价值观上的认同,而这一点往往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在沃兹与小米结缘之前,巴菲特也曾经垂青过中国的电池、电动车领军企业比亚迪,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正是比亚迪在电池领域的潜能相对于其股价被历来买低卖高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所看中,比亚迪在某个股价节点上,被巴菲特的投资价值观所认同。然而,严格地说巴菲特只是一个投资者,他并不会实质性地来干预或参与比亚迪的运行,巴菲特的垂青并不构成比亚迪引进外脑,因为巴菲特对电池行业的运营并不精通,他精通的是投资。


应该说这次小米与沃兹的结缘,对中国企业引进外脑具有里程碑的意义。首先,沃兹是个人电脑的发明者,全球最成功的电子硬件产品企业苹果的联合创始人,在电子产品领域属于标志性人物。虽然,苹果的成功只是部分得益于这位技术天才,更多是仰仗公司另一位Steve,品牌天才史蒂夫·乔布斯,但这个极客背景跟定位于“发烧友”的小米刚好不谋而合。
所谓发烧友指的正是一群看重功能、技术、参数(机芯、速度、性价比),而非外观设计、屏幕分辨率(花里胡哨的东东)的技术型从业人员或理科男,有时自嘲为。而这小米的这个定位正是沃兹从创办苹果初期就一直认同的价值,也是他与乔布斯最本质的分歧所在。沃兹一直想提升苹果机的技术性能,而乔布斯更注重用户体验,如界面、屏幕分辨率等使用者更容易觉察出不同的地方——在这个分歧上,谁对谁错相信今天大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沃兹也一直不认同乔布斯在苹果电脑上的极品高价策略,而这个分歧谁对谁错却还很难说,因为苹果电脑当年的高价,造就了模仿者微软视窗Windows后来居上的机会。但若苹果当时真正走了亲民路线,它会不会因为得天下后,因垄断而固步自封(看一下曾经占据了电脑百分之八十以上市场份额,今天正与诺基亚抱团取暖的微软,你应该会懂的),以至于会不会达到今天这样的成就,我们也不得而知。同样,小米与沃兹的结缘是否会促进小米成为苹果这样伟大的企业,客观地讲,我们也不得而知。但沃兹对于小米今天的发展思路,小米的价值观,肯定是发自内心地认同。这种结缘的契合度很高,肯定能擦出一些符合双方价值观的火花。
从中国的产业构造来看,我们无疑是全球电子产品的最大供应基地,在生产、研发能力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开始不满足于代工,而开始打造自主品牌也越来越多,从HTC、等台资企业,到正在崛起的小米、联想、华为、中兴等中资民营企业,它们正在逐个走上世界舞台。在这些企业的发展进程中,适当地引入外脑将为企业带来关键的推进力。

纵观当今全球的商业人才圈,我一直没有明白为什么中国的电子产品企业没有一家去邀请苹果的前CEO约翰·斯凯利?对了,我说的正是那位被媒体描绘成世纪罪人,赶走了乔布斯,又自己被赶走的那位曾经卖糖水(百事可乐)的约翰·斯凯利。他还活着,还挺悠闲。假如我们企业的思路是被媒体左右的,那你绝对不会考虑他,因为他赶走了天才,又最终自己被赶走,不是吗?但假如我们往更深层面去了解一下约翰·斯凯利其人,你就会发现这个人可能是这世上与乔布斯最为相似的一位,尤其在创新上极为大刀阔斧,在20年前他当任的时代就推出过一个类似今天iPad的产品Newton牛顿,这实在太超前了,以至于当时没有成功,英文有句常常用来描绘超前的好东西不成功的话,叫做“Ahead of its time”,用比较易懂的中文来注释就是:领跑得是时候,你就是先驱;抢跑得太早,你就是先烈。乔布斯赶走斯凯利最大的原因并不在于二人经营或创新思路上的不同,更多可能是“一山难容二虎”,乔布斯并不甘心自己一手缔造的公司完全落入一个与自己比肩的职业经理人掌控中,以至于二者最终分道扬镳。乔布斯在“一朝被蛇咬”之后,在选用接班人上也从最前卫的斯凯利这样的极端,猛然转到像COO出身的库克这样保守的另一个极端,由职业习惯带来的保守,或者中庸,事实上已经成为创新的“毒药”。假如我们哪家电子硬件企业真有点出格的理想,那或许可以再考虑一下二度开发斯凯利这只连乔布斯都有所敬畏的外脑。不禁又想起黎叔十年前就说的那句“21世纪什么最(宝)贵?人才!”商业人才其实并不在其贵,企业能否真正借到外力只取决于三个要素:眼光、价值观、契合度。(作者邮箱:yrichielu@gmail.com)

编辑:秦先普


周阅读排行

  • 话说广告KPI

    KPI这个词在广告业中出现频率很高,它是把绩效评估简化为对几个关键指标的考核,并以此作为评估标准。

  • 品牌跨界IP,需要开哪些脑洞?

    IP,作为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缩写,从文化产业领域发展壮大,成为一个大众熟知的热词。IP多产生于网络、书籍、小说、动漫等,因具有极大的流量势能,而为品牌商所追捧。

  • 叶茂中:反差与广告文案

    我们所说的“广告语”就是当品牌与消费者擦肩而的过那一刻,最有机会撞开心门的干练表达,一句优质的广告语不论在哪个时代,都肩负了打开消费者心门入口的使命。

  • 冲突就是生动化——倚老卖老,北大仓

    同样是诉求“百年”,我们如何形成差异化;同样在讲历史,我们如何把冷冰冰的数字,变成消费者生动感受的特点,对品牌产生信赖感,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