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营销微视界 > 详细

再谈谷歌“眼镜”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陆亦琦   |   时间:2015-02-16


将近2年前,2013年2月刊的本专栏,我写了《谷歌的“玻璃”Google Glass》,从人类视觉使用习惯的角度否定了这款当时呼声正高,也很酷的高科技新品。在国内外媒体一片欢呼声中,这篇唱反调的《谷歌的“玻璃”》除了部分读者的质疑,并没有太多的反馈。2年后的今天,谷歌的“眼镜”依然是个概念性产品,当时给予谷歌“眼镜”高度评价的《时代》、《连线》、《麻省理工技术评论》等权威杂志也逐渐对此失去耐心,甚至直言谷歌“眼镜”已经失败。

曾经充满时尚、新奇、未来感的谷歌“眼镜”究竟是如何在短短2年时间内不仅没有达成真正意义上的商业起步,却失足成了一个失败的概念?有人认为谷歌“眼镜”的失败源自大众的抵触情绪,因为谷歌“眼镜”具有偷看、窥视的嫌疑⋯⋯谷歌“眼镜”的“眨眼拍摄”功能,似乎也有侵犯大众隐私的潜能。但就我个人的观点,这些都不是其失败的根本原因,不要说谷歌“眼镜”只是一个靠语言互动的新型人机互动设备,在现阶段根本没有偷看、窥视马路上行人隐私的能力,如果它真的有这个能力,恐怕它不仅不会失败,甚至很可能会因此火起来,因为大众对于窥视他人隐私一直是乐此不疲,和任何一款成功的社交应用设计者沟通一下,你很快就会懂的⋯⋯我们不必在此展开道德水准的辩论。说“眨眼拍摄”引起大众反感更是无稽之谈,对于手机拍照早已习以为常的大众,对于用什么拍照已经麻痹,今天只要你不跟到他家里去拍,在公众场合一切都是自便。
另有一些专家认为谷歌“眼镜”的售价过高是造成它失败的因素。这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了,大凡新产品问世后,随着销量的增加与产能的提升,价格会逐渐下来。从谷歌“眼镜”有限的硬件投入来看,是否规模化它都可以卖得很便宜,而谷歌“眼镜”的售价一直在1000美元以上,也确实部分阻碍了它的普及。从苹果的经验,我们不难看出:欧美市场对于电子类民用新品的心理价位应该在500美元左右。谷歌对于民用品经营的生疏导致了定价的失误。坦率地说:做硬件一直是谷歌的短板,从Nexus到谷歌“眼镜”,事实证明谷歌并不了解消费类电子产品的成功要诀。硬件的接连失利,也使得谷歌不得不在其零售实体店的布局上做出调整,因为现有的硬件产品组合,不足以支撑起一个零售实体店网络,而谷歌实体店的关闭也进一步加剧了谷歌“眼镜”的困境。
一个电子消费类新产品的成功,关键在于提升现有产品能够实现的功能。简而言之,就是新品一定要比现有产品做得更好,好得越多,成功的概率越大。黑白屏的Kindle与汉王,充其量只是模拟了黑白纸质书的阅读体验,并没有超越,而相比彩版书籍、杂志、电脑等,无论是Kindle还是汉王都不能达到同样的用户体验,你可以因为彩屏耗电没有解决而忽悠一个电子墨水的概念,但当有正确的选择出现时,消费者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伪新品。彩屏iPad的体验与上网便捷,远远超越了现有任何媒介载体,如书本、杂志、电脑,它不成功才怪呢。
谷歌“眼镜”从其本质而言的确是一种新颖的人际互动方式,它将在苹果上玩玩的Siri,变成了一个具有实用价值的硬件设备。只可惜应用开发商并没有积极跟上,他们更多地还在犹豫:这个边走边说的设备,究竟能给我们本来已经繁忙的生活与工作节奏带来什么便利?答案似乎并不明显。假如你对照一下另一个电子类硬件产品Segway赛格威,其弥补与超越现有交通工具的空白与实用性是显而易见的。
我个人仍然坚持我2年前在本专栏的观点:谷歌“眼镜”的致命伤还是在这款产品的研发上存在重大纰漏:这块单片“玻璃”忽略了人类已经适应的信息采集方式–双目视觉感应后由双侧的视神经交叉传入大脑,并进一步在相应的脑部区域成像。谷歌“玻璃”犯的是一个低级错误:你不可能打断人类数十万年进化而来的双目信息处理习惯。
谷歌之所以会开发出这么一款跨越式产品,可能是期望一步到位达成既能人机互动,又能移动。谷歌这一步很可能跨得太大了,假如它稍稍慢一拍,只做新型人机互动,而暂时让人坐着(不移动),那它完全可以做双目视频(目前单目镜的主要考虑是走动的便捷)。在既往双目视屏的尝试中,SONY索尼其实是领先者。早在90年代末,索尼就曾推出过一款有点像墨镜的双目视屏,戴上去看电影,你的双目视觉神经会自动进行影像纠正,使最终在你大脑成像的是一个距离数米之外46英寸大屏幕电视机的影像。遗憾的是以民用电子产品,尤其是影像制品为强项的索尼只看中了其视觉娱乐功能,却忽视了其对科技产业可能带来的促动。想象一下:假如这副眼镜所模拟的46英寸大屏是你电脑或手机的界面,那又会怎样?当时可能没有成为电脑界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可用的人机互动方式,当时的人机互动是通过键盘与鼠标,戴上双目镜你就看不到键盘了,虽然多数人声称能盲打(字),但事实上还多少要靠眼睛扫上一眼。今天有了靠语言互动的人机互动,谷歌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它没做双目界面,它选择了与人类习惯相违背的单目界面。





事实上在过去2年中,谷歌“眼镜”比较靠谱的应用开发,基本上并不要求一定在走动中完成,假如谷歌当时设计的是一款符合人类习惯的双目眼镜Glasses,它可以在行走时是透光玻璃,在坐下使用时变成视频显示玻璃(该技术早已存在),那等于让人们可以轻便地戴着一个46英寸的巨型人机互动显示屏。即使必须坐下来使用,用户体验也要远远超越现有的任何手机屏、Pad屏、电脑屏,成功的胜算应该是可想而知。但谷歌偏偏急于求成地要求它在行走中体验新型人机互动(留出一个不看屏的眼睛是让你不至于走路撞到墙上),于是乎就变成了一款用户体验两边都不如的尴尬产品。

谷歌“眼镜”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其开拓新型人机互动的勇气值得肯定。但谷歌的急于求成,以及其重技术轻用户体验或消费者使用习惯的研发思维导致了这款本来有机会成功的新品惨败,这堂交了巨额学费的一课是值得我们在创新实践中引以为戒的。


(作者邮箱:yrichielu@gmail.com)



编辑:须佳琳

周阅读排行

  • 话说广告KPI

    KPI这个词在广告业中出现频率很高,它是把绩效评估简化为对几个关键指标的考核,并以此作为评估标准。

  • 品牌跨界IP,需要开哪些脑洞?

    IP,作为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缩写,从文化产业领域发展壮大,成为一个大众熟知的热词。IP多产生于网络、书籍、小说、动漫等,因具有极大的流量势能,而为品牌商所追捧。

  • 叶茂中:反差与广告文案

    我们所说的“广告语”就是当品牌与消费者擦肩而的过那一刻,最有机会撞开心门的干练表达,一句优质的广告语不论在哪个时代,都肩负了打开消费者心门入口的使命。

  • 冲突就是生动化——倚老卖老,北大仓

    同样是诉求“百年”,我们如何形成差异化;同样在讲历史,我们如何把冷冰冰的数字,变成消费者生动感受的特点,对品牌产生信赖感,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